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开花落

着意寻春未肯香,香在无寻处。

 
 
 

日志

 
 

师缘未了   

2007-11-28 22:10:2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师缘未了

文—梅


  北去的车上又有人说我是老师,似乎要象我讨教一些关于教育孩子的问题。看人家那一脸若渴,我羞愧无语,都是这副文诌诌的眼镜惹的祸。不过我大概骨子里就有孔老夫子的气质,不熟悉的人都认为我是一位好老师。我常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苦恼,会想教师的外表是否适合我现在的职业。但在我十七年的职业历程中,有一次真真切切希望自己是一位教师,而且要教农村的小学,教那些渴望知识改变命运的孩子。一生中有过很多梦但这个是我最崇高的一个,虽然这只是一时的感动。我其实是没有耐心的一种人,给自己孩子讲题常常大动肝火。所以我也替那些如果由我来教的孩子们庆幸,现在有比我更优秀的老师教着你们,我放心。不过既然这样与教师有缘,我还是希望将来的某一天我能真正站在讲台,圆梦一回。

  这几天来一直想写写我认识的特象老师的老师们,但好象最近异乎寻常的忙,好在今天下午关在小楼成一愿,一任笔端纵横流。

  我没有上过学前班、幼儿园之类的,只好从小学写起。一年级的班主任是个梳着当时最流行的剪发头的中年妇女,似乎比别人的长半寸且浓密了些,方格子上衣。一切记忆都定格在教汉语拼音W的那一刻,她尽然抖了抖乌黑的头发,噘了下嘴,耸了耸肩,象极了一只活脱脱的乌鸦。我敢保证全班当时所有的学生都深深的记住了这个读音,我却是一生都不会忘记那发型、那口吻、那眼神。虽然她只教了我们一年,后来不知怎么就调走了,而且我不知道她姓什么,但我一直把她当成我接触过的最优秀的老师。写到这里忽然感觉她怪象叶子的,那种风风火火的机灵样。

  小学四五年级,班主任是个真正的淑女,窄窄的袖管里总是藏着一方干干净净的小手帕。别的老师总是满手满脸粉笔末,而她一直一尘不染。那时候我总害怕看到她那块手绢怎么出其不意地掉下来,弄到地上就有点斯文扫地的意思了,可我却是瞎操心。她就是那样训练有素的大家闺秀,不知道她从哪里来,笑得总有些腼腆。她教数学也教语文,可我干脆不知道他数学教过什么。而语文因为我的一篇作文被在课堂上做范文读,从此时时盼上语文课,以至于暑假竟然写了一篇关于母亲的中篇小说,准备当个作家。其实那篇叫《有意义的星期天》的作文却是胡诌的,写的是自己种了一棵白杨树,想想有点弄拙成巧的感觉。前几天回家的时候在大街远远看到她,还是那样洁净,那样从容。

  高中时语文老师刚从师大毕业,正是书生意气、准备大展宏图的时刻。说长相是有点尴尬的,高高的马杆身材,应该是有一脸的浅坑,不过没有仔细看过,也有可能是粗糙了些,总之不是我心目中书生的样子。可他却绝对是个书生,听说他上班没一个星期就跑到我们那里的一座“名山”去拓碑文,而且背了一油桶水。要知道那座山可是号称“飞来之巅”的。再后来就开始在我们班实行素质教育了,组建了小记者团,办了团报。有幸成为他的得意门徒,第一次尝了尝做主编的滋味,这是我现在也感觉很荣耀的事情。而他却总是说我的文章思想深刻而笔法不够细腻,往往使我嫉妒那些象林夕般会写如花文字的同学,到现在好象也没改多少。他对我最大的遗憾是我最终选择了学理,而十年后我发现自己骨子里确实爱文如命。一次政协的一次会上我们坐在了一起,他向别人介绍说:这是我的得意门生,可人家是搞建筑的。似乎有些伤怀,有些惋惜。我一直也搞不明白,如果我当初学了文,现在会是如何?那我现在大概真是一名人民教师了,今天在庆贺节日,从市长手里接过数目不菲的奖金。

  大学时测量老师是个高大英俊的南方人,感觉他当助教有点亏,那身材、那相貌比达式常不差,而且讲课也活灵活现,象评书般有意思。听说他曾经是国家测绘队的,他总是在说搞他们这种工作的人:远看是逃难的、近看是备战的,仔细一瞅……哈哈,是测绘队的。但是讲课的内容现在基本上记不住了,左偏角、右偏角,水准仪、经纬仪,这些似乎都跟他讲的方式没有任何联系。他具有把死板的东西变得有意思的本领。实习的时候终于看到他背着仪器气宇轩昂的样子了,那时候就想啊:抗着水准架、吹着沙漠的风、唱着地质队员之歌是世界上最浪漫的事情了。也许由于看出我对这项功课的热诚,在四个人一台仪器,男同学抢着看镜,我负责记录的情况下,我的成绩我得了最高。可是工作后就很少再去摸那些仪器了,可每每看到新的测绘仪器的广告还是会莫名地激动——我曾经测量过祖国的大地。

  昨天接到建专班头的电话,说秦老师打听我的情况。那时他是我们的辅导员,一个慈爱的象父亲的老师。记得我们当时的校规是不许在校搞对象的,可是正当青春年少,那一纸空文就是虚设,常常有拉手在学校逛游的。这可把我们辅导员担心坏了,原因是我们属于全国招生,来自全国各地,万一有个什么闪失却又分配不到一起,那不是彻底坏了醋吗?尤其对我们这帮不懂事的女孩子更是严加管教,循循善诱,大道理、小道理讲得所有人一看见他就躲。后来终于上演一出秦老师月下爬女生门上小窗户的故事,目的是为了阻止我们班一对热恋中情人的过热行为。他甚至不惜辛苦把他的老伴用自行车接过来做工作。岁月荏苒,他老了,那一对还真成了,是我们那一届唯一成功的一对。他这次电话是要我写一个自己这些年的成绩,非常惭愧啊,仔细想想竟然似乎一无所有。

  师恩难忘,现在最常接触的老师却是在海天,甚至感觉了解他们比曾经认识的教师更多些,也更深刻些。记得苍鹰曾经常叮嘱我的一句话是:不要贪图,你会走得更远。我记下了,所有的关心着我的老师,不论是在现实生活中还是在海天,师恩我不会忘,因为师缘永未了……
  评论这张
 
阅读(418)| 评论(1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