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开花落

着意寻春未肯香,香在无寻处。

 
 
 

日志

 
 

[原创]父女情  

2007-10-28 22:10:5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梅儿

 

父女情 - 梅 - 梅

 

 [原创]父女情 - 梅 - 花开花落

 

最近时常梦到父亲,这几年父亲身体不好,是我太牵挂他了吧!

 

昨晚又梦到了父亲,梦见我和他一起在月夜中赶路,父亲说冷,我赶紧脱下自己的西服,披在他肩上。

 

记得我小时候和父亲的关系并不是很融洽,也许是我们父女俩的性格都比较倔强,而且那时候的我虽然很内向,但嘴却不饶人。

 

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我去给姥姥家送点什么东西,贪玩的原因吧,逗留的时间长了些。回来的时候提着个那种用包装条编织的空篮子,在家门口遇到父亲,父亲质问干什么去了,口气相当严厉且眼睛瞪老大。“打水”,我的回答出乎所有人的预料,篮子打水当然是什么也没有了。这句话成了我家的一句经典对话,被收入家庭备忘录。其实我没有故意和父亲作对的意思,可能是误会了。当时生活相对比较困难,我以为他对我给姥姥家送东西有意见。

 

由于类似的这些事情我和父亲多次冷战,有一次竟然一个多星期不说一句话。其实各自心里都非常难过,那时候真是不理解父亲,不懂得让父亲在繁重的劳动之余享受一下女儿所给的爱。

 

有一次甚至升级到说父亲是“冷血动物”,原因是什么我记不清楚了。这句话对父亲的刺激很大,以至于父亲常说我和哥哥都跟母亲亲近而疏远他,感觉好象自己是这个家里最不受欢迎的人似的。现在我做母亲十多年,能够想到父亲当时一定对我很失望,一定很伤心,很失落。象女儿现在和我顶嘴一样,有时看她嘴里忽然说出一些没大没小的话,真想一巴掌把她煽趴下。

 

我打过我女儿,但父亲没有打过我,虽然经常是磨磨擦擦的。为此我哥哥小时候经常耿耿于怀,似乎是哥哥总在替我受过。其实是父亲心里有个结,父亲曾经有三个女儿的,大女儿在三年困难时期胎死腹中,差点造成母亲大出血而去,幸好有父亲的一帮朋友及时输血,保了一命。那一次对父母亲来说都是一次劫难,父亲陪母亲去鬼门关走了一趟。十多年后,父亲的三女儿、我的小妹又在七岁的时候忽然夭折。小妹是父亲最疼爱的女儿,长得最象父亲,也最漂亮。忽然间就成了土炕上的一个没有生命的乖乖的布娃娃。小妹的早夭对作为姐姐的我就已经是终生的伤痛了,更何况对于父亲。他是那么善感的一个人,一定是抽尽了精髓洒尽了心血的感觉……所以父亲不打我,可父亲一定怕我长大了不知道孝顺,所以就会有时拿言语来刺激我,于是就有了那种小小的不和谐。

 

我和父亲不仅仅只有磕磕碰碰,有趣的事情想起来也是有很多的。因为父母都是回乡知青,在那时候算是有文化的人,而且父亲不但个子高大而且心灵手巧,为人处事豪爽耿直,很有人缘。工宣队就想让父亲做大队长,领导群众搞生产。我不知道父亲为什么不想当这个大队长,反正就是不乐意。我那时候小也不懂得太多的道理,只知道理所当然地要维护自己的父亲了。所以后来当两个工宣队领导敲开我家柴门时,被我领着一只和我一样牛气冲天的小狗挡在了门口。那两个工宣队领导一个好像是北京哪个地方的宣传部部长,另一个大概也不是什么小官,但说话蛮客气的。不过他们说话再客气,再如何讲道理,终究没有进得了我家的门,我父亲也终究没有当队长。前几年,那位北京的领导退休后来旧地重游,对父亲说:你那保镖女儿好厉害,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啊!

 

 想起来那时候很好笑,我是个很腼腆的小姑娘,怎么会那样呢?父亲干嘛不想当队长呢,现在人都哭着喊着当官呢!

 

父亲的心灵手巧是大家公认的,我小时候爱看着贴在墙上的《武术奇葩》四联年画比划,什么白鹤晾翅、金鸡独立……父亲就用三合板给我做了一把象真刀一样的刀,把上系着半块破红领巾。可威风了,小孩儿们都羡慕。上小学时学校成立乒乓球队,有幸被体育老师选中,我拿的第一个球拍不是买的,是父亲给做的,比标准的稍微大一点。

 

想起这些才发现,其实那时候的父亲也没有那么严厉啊!是自己小不把父亲的爱当回事吧!往往只记住了父亲在扛了一夜货物后的脾气和与母亲不知道为什么发生的争吵。年轻的时候父亲是纯粹的大男子主义,也许是那个时代男人们普遍的现象吧!

 

和父亲在一起最快乐、说话也最多的时候是大一放假的时候,父亲当时在北京看着一座新建的楼房,准备开旅馆,还没有营业。就他自己守着,很孤独的感觉。金丝胡同甲5号,我一直清楚地记着这个地方的名字。是在什刹海不远的地方,离德王府近,每天和父亲一起去附近的农贸市场买菜,主要是那种长长细细的江豆角,不贵,有点老。回来自己炒菜,那时候才知道父亲也会自己炒菜,而且炒得很好吃。吃完晚饭我们去什刹海边散步,那时的北京没有现在那么多人,也没有那么交通阻塞。长长的卵石甬道,两旁胳膊粗的银杏树摇曳着。偶尔有一两片叶子飘在脚下,拣起来收藏起来。那是我最早认识银杏树,那种很名贵的活化石。父亲还抽时间带我去了故宫,从前门进,后门景山出来,直接走到北海。那时候的人好能走啊,似乎没有感觉累。我们谈了很多,主要是古迹方面的,还有学习了,以后的工作啊,甚至还谈到了感情。那时候才知道父亲也有很亲切的一面,我们也有共同语言的。

 

其实想想,父亲对我潜移默化的影响是很大的。父亲年轻的时候参加过考古工作,经常会说起一些有关历史的事情。从小我们家有两本书我最爱看,其中有一本就是《中国朝代年谱》,那时候就知道夏商周。甚至那里还有个远古的皇帝姓张,大概说的是玉皇大帝吧。我想那是神话的,不过我还是在后来和老公的战斗中作为了有利的武器。你知道为什么姓张的人如此之多吗?那时因为玉皇大帝姓张,别以为你们汉朝的皇帝有多厉害,能比得了玉皇大帝吗?这只是生活中的小插曲,真正的影响是我曾经有一段时间渴望学地质,上地质大学。现在的影响是我所有的家人朋友都知道只要我在就看中央十台,探秘。这是我最大的爱好,常常会带着女儿去看附近的古民居,在残砖碎瓦中陶醉。以至于女儿现在也认为古代的建筑精致美观,现代的粗糙简陋。

 

而且对我的工作也受益匪浅,我是搞城市规划的,如何保护和合理开发老城区一直是我们需要慎重思考的问题。我想如果我有足够的能量的话一定不会把那么美好的历史遗产让他们从地球上作为垃圾扔掉。 对古建筑和历史以及人文科学的热爱让我比一般的人更对自己的家乡、自己的工作热爱。

 

再提一下刚才说的那只小狗了,那是一只黄狗,成年后是标准的看门狗。高大、威猛、英俊,象一个忠于职守的军人。那时候我还不怕狗的,成天和它在一起跑老跑去。父亲和那只狗很亲,父亲下工后经常和它在窗台下晒太阳,一个坐在台阶上一个蹲在土地上。父亲望着门前的土山出神,黄狗也注视着山上草丛中的动静。好像随时准备听父亲的一声令下冲出去吧敌人按在自己的爪下。一有风吹草动,它就伸长了脖子狂吠。这时候父亲就会伸出粗糙皲裂的手,抚摸着它脖子上厚厚的毛,狗就不叫了,会过头来舔着父亲的手背。那时候父亲满脸慈爱,洋溢着快乐和幸福……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区里整个都在打狗,那时候一听到打狗的动静,父亲就搂着大黄狗不吭声。好几个打狗队的叔叔来劝父亲把狗勒死,父亲不忍心,拖了再拖。可最终狗还是被人拖走了,被人挂在树上抹了脖子。听说那只狗是流着泪走的,父亲躲到很远的地方去了,他不忍听到狗的嚎叫声。我现在想他当时一定躲在什么地方哭。他拒绝吃狗的一切东西,狗肉什么都送给别人了。后来养狗又成风,嫂子想养一只看家护院,父亲总是说算了吧,别坑害了一条有灵性的小生命了,谁又能保护得了谁呢!不要把爱变成了害。

 

大概在我上大学前我是不知道父亲会哭的,他那时候的暴躁脾气使我一直认为他心肠很硬,很坚强,不需要别人的帮助和安慰。随着自己年龄的逐渐增长,父亲也老了,我该为父亲做点什么了。为他们的晚年幸福,为他们的身体健康!

 

 

  评论这张
 
阅读(1269)| 评论(1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