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开花落

着意寻春未肯香,香在无寻处。

 
 
 

日志

 
 
 
 

[原]【清明】那个世界在哪里  

2008-03-31 18:17:4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探梅……【唯美组图】 - 無為居士 - 聚美齋

  卧床两个多月最近情况一直不妙的老太太很虚弱、不断含混不清地念叨:“给你爸烧两炷香,把他招来,让他领我去他那边吧!”抬眼看到摆在床边柜上老人触手可及、挂着黑纱十年前去世的老爷子的照片:目光炯炯,身板笔直、清矍精神。后背不禁一阵阵发凉发紧,头皮有点麻,头发要竖起来的样子。似乎看到当年老爷子一身古铜色绸衣安静地躺在医院的病房里,黄绸的方枕使头微微抬起,一顶黑色的瓜皮帽,足登黑方口布鞋,那白洋布的鞋底边白得崭新而刺目。已然不是平时现代人常穿的粗糙的中山装和黑蓝色的便裤,也不是那双灰得看不出黑色的皮凉鞋了,一下成了古代的绅士模样。静静的夜里似乎可以感觉得到他均匀的呼吸,象睡着了一样的,安详和气。儿女们还没有全部从远方赶回来,身边的孩子们跪在的头边,憔悴而绝望,比床上没有了生命的脸更苍白灰暗。一阵阵轻微的喘息声,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发出。我真的怀疑他是睡着了,也许是大夫们弄错了,想用手去试一下他的鼻息。可他却是真的走了,就那样在亲人的眼皮底下悄悄走了……即使他的灵魂还在。没有恐惧,甚至没有那种曾经想象出的活人与死者的隔阂。就那么香甜地睡去了,任你如何喊哑了嗓子、哭瞎了眼睛都不会再醒了……也许他并没遗憾也不留恋这个世界,大孙子都结婚了、最小的孙女都已经牙牙学语了,他可以放心地去一个鸟语花香、干净纯洁的世界了,那是他的理想之国吧!

   不知道他去哪了,不知道那个所谓的极乐世界在哪里?睡着了的人大概也是可以抵达那个神秘的世界的,只是我们醒来后还有可以回到这个世界的通行证,而他们却没有了,被招引他们的黑白无常没收了。或者是他们在梦的世界迷路了,就象小孩子容易找不到自己的家,人老了大概也就还童了,失去了认知方向的能力。或许是不需要他们在这个世界受苦受累了吧,他们解脱了,他们升华了……每每月明的夜晚,看着皎洁的月光和月光后面黑色的苍宇,我会感觉那个世界一定是透明清澈的。他们的世界是被月光成天抚慰的、是被冰雪常年清洁的,到处盛开着玉兰花、雪莲花和蔟蔟的浅紫的丁香,到处是那种远古针叶松和银杏叶的香气。人们象海底的鱼儿一样可以游来游去,灵活地摆动着自己的四肢。象天上的鸟儿可以自由飞翔,悠闲地舒缓着自己的双臂。他们脱去肉体的灵魂在透明的空间里来来往往穿梭叠起,大概就象丝般的云一样,闪着柔和的光,有可能交融在一起但绝对不会缠绕成结。他们是和睦的、慈善的,甚至是威严的,那里没有贫穷、没有饥饿,更没有战争。

   我自认为算得上是个无神论者,不相信天上真有什么玉皇大帝,如来佛祖、上帝耶和华和真主什么来着。但还是会不断地想到那个神秘的所在——一个自己将来某一天也要奔赴的地方。因为有好多事情我解释不清,也没有人能给我解释清楚。我听过好多身边人讲的离奇的关于那个世界那些灵魂的故事,但我不敢全信也不敢不信,因为我不知道他们是否是亲眼所见,还是在道听途说,或者干脆是自己编造的。我只能相信自己的眼睛,相信发生在我身边的一些事情,所以我会很迷惘很好奇却很实在地想那个也许存在的空间。想象那里就象空气一样——无色无味无臭,但却是有生命的,他们在流动的思想在以一种未知的方式生存着。我甚至有点渴望那个世界真的存在,那我们就真的有了归宿、有了对生命如何延续的答案。我们的生命大概就没有恐惧了,我们就象旅游一样,从一个地方飞到另一个地方,欣赏着两种不同的风土人情和生存方式。那时候也就没有死亡的痛苦了,我们只不过是送自己的亲人去远行,送他到一个比我们生活的空间更美妙的山明水秀的地方……那是多么惬意的事情啊!可是我们现在却只有伤悲,只有抽空我们心里的爱去无尽地思念。

   离开我身边的第一个亲人不是长辈,却是比我小两岁的小妹,一个还没有开放的花骨朵。三十年来我无数次的在梦里见到她,最离奇的是一次永远不会忘记的睡魇。那天似乎是还没睡着,正闭着眼平躺着。眼前暗暗的灰灰的,而且有点迷离的光点在闪着。忽然门吱呀一声开了个两寸宽的缝,随即象飞天一样飘进来一位上身着红的少女,从我的身上缓缓飞过去……穿过白墙不见了。此时我的眼睛睁得有铜铃那么大,眼球恨不得从眼眶里挤出来,眼框要裂开了。与此同时听到头顶后面传来叮当叮当的剁菜声,而且有一男一女四、五十岁旧农村装束的人边忙着手里的活计边低低商量着一桩事情,好象是刚才那个女孩的婚事。我不清楚是怎么看到这两个人的面貌的,但确实看到了,而且请清楚楚。他们的神情似乎不是很快乐的那种。我忽然意识到那个刚才飞进来的是我的小妹——一个已经不在我们这个世界的人,而且我清清楚楚的明白我睡在自己的床上,恐惧感使我想叫想动想推醒身边的丈夫,可是眼睁睁就是什么也动不了。那时候我感觉到什么叫绝望,什么是真正的力不从心。忽然,门又开了,母亲急惶惶闪进来,惊讶地喊道:“我的大女儿怎么也会在这里啊?”随即用力地推了我的床一把,只听咣铛一声,我忽悠一下似乎从高处掉了下来……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心跳的比跑完八百米还快。再也睡不着了,母亲远在家乡。我想我可能是到了另一个世界,一个遥远却近在咫尺的世界,我不知道如何解释,开始恐慌。

   那个世界真的有吗?那个世界在哪里?它不会是只存在于我们的意识中吧!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