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开花落

着意寻春未肯香,香在无寻处。

 
 
 

日志

 
 

[原]想起舅姥爷  

2009-02-06 20:52:5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梅儿

  前几天跟一个朋友不知为什么聊起了“革命家史”,钩起了我对祖辈的绵绵回忆,关于他们的爱情(或者叫婚姻)有想说点什么的冲动。遂成此文,聊表我的敬意。

  我跟舅老爷只见过三次面,一次是小时候母亲带我去的,只记得很干净的小山村和村口哗哗流淌的小河;第二次是在姥姥家里,改革开放刚开始,一个个头很高,精明强干的老头;第三次就是他去世了,我惊讶于一个农村老头的去世怎么会有县委领导的参加。故事就这样开始了,我断断续续揭开了一段应该称得上爱情故事的面纱:

  原来舅老爷抗日时是我们这一带叱咤风云的人物,转战于龙宣怀的游击队长,日本人曾经拿多少大洋买他的头颅。打完日本打国民党直至革命胜利,在这期间舅姥姥带着三个未成年的孩子东躲西藏,担惊受怕,闹了一身病,卧床不起。当时县政府给他安排了很重要的职务,负任前回家探亲。看着床上瘦弱的妻子,看着三个可怜的孩子,一个在战场上拼杀了那么多年的汉子泪如雨下。转身出门把枪和马匹交给了警卫员,“革命已经胜利了,我没有什么牵挂的了”,“老婆孩子跟着我受了这么大苦,我要补偿给他们”。他就这样留下了,留在了这个小山村,悉心照料他的妻子和孩子,领着村里的人们搞生产,一直到再也干不动。

  有人说他傻,小农意识,连他的儿子们后来也埋怨,要是他直接去县里报到,后来不知道要坐到多大的官呢?尤其在文革当中有人说他革命不彻底,戴着高帽在大街上挨斗,我不知道老人的眼里有没有泪花。我对我的舅姥姥一点印象也没有,不知道她年轻时是不是闭月羞花,光知道他们村里曾经出过一个大清的妃子,不过我在十三陵见过那个妃子的画像,也就一般。

  我其实也想不清楚他为什么,不会把家都带到县城吗?我们对那个时代大概不了解,对老一辈人的思想没有认识,但我从心里真的很敬佩他,因为我做不到象他那样。我记得我第二次见他时他坐在廊下对我说的一句话“现在的年轻人哪里是在恋(我们这里土话读LUAN)爱啊,整个是乱爱。”可见他爱情观的一斑。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