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开花落

着意寻春未肯香,香在无寻处。

 
 
 

日志

 
 

[原创]我说国花  

2009-04-11 11:00:1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梅儿

  梅花,国之魂魄!

  牡丹,国之衣衫。

  只这两行字足以说出我的观点:国花,非梅花莫属!

[原创]我说国花 - 梅 - 梅  

不是关心国家大事的人,觉得小人物就该踏踏实实做小人物的事情,比如努力工作,再比如相夫教子……国花的事情既然涉及到国,我想还是让有发言权的学者、权威、官员们去定夺吧,他们的智力、能力、学识不是我等可以用井底之蛙的眼光评说的。何况一个花,牡丹、梅花都无伤大雅,不会波及国家存亡,随它去吧!

  可事情往往会很自然地发生变化,也许是自己的思想忽然之间对这件事情有了些蒙昧的意识,虽然不成系统,但想写出来与大家共论。

  首先,想辨明白为什么要定国花?

  其二,想确定清楚梅花、牡丹各有什么象征意义?

  其三,我国现阶段或很长一段时期经济和社会还处于什么样的历史阶段。这点很重要,因为不同的阶段需要不同的精神支撑。比如勾践需要的是卧薪尝胆……

  梅花傲霜耐寒,象征民族刻苦耐劳,坚强刚毅的精神。我们现在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更需要的是大家的奋斗精神,而不是荣华富贵的享乐主义。 梅花的五个花瓣,象征各民族团结一致。在当今世界局势如此严峻的时刻,我们国内各民族的团结尤显重要。还有一种说法,梅花五瓣是五福的象征:一是快乐,二是幸福,三是长寿,四是顺利,五是和平。这是人所共同追求。

 

  下面是我看到荣斌先生关于国花的一封通信,引用在此,以给我的主张以强有力的支持。

 

好老头关于国花问题的通信

 听到窗外传来的鞭炮声,我知道,2009年的春节快要到了。忽然想起,此时,南方的梅花应该在含苞待放了吧?由此又想起了一个老话题——“国花”问题。三年前,我在写给中国工程院院士、国际梅花权威陈俊愉先生的一封信中,曾就国花问题谈了自己的一些看法。三年后的今天,海峡两岸关系有了改变,我的一些观点似乎依然没有“过时”。于是想起在这里将它公之于众,是也非也,欢迎大家批评。

 

俊老大鉴:

       久疏问候,近来可好?

       国花问题,至今没有结论,实在遗憾。不管如何,对您矢志不渝的努力,国人是会记住的。

我有一个观点,2001年在无锡“国际梅文化研讨会”上发言时提到过(但在那个场合没有展开),不知先生留意没有。我认为,如果一旦梅花定不成国花,而是改定了牡丹的话,后果将是不堪设想的。国花不同于国旗、国徽、国歌,它不是政权的代表,所以政权的更替,没有必要更改国花。前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依然沿用向日葵作国花,人家改了国旗、国歌等,但没有人嚷着要重新定国花。这一例子即可证明,国花不是政权之花,而是人民之花。中国既然1929年已经公布了国花为梅花,我们干嘛非推翻重定呢?目前台湾仍沿用“中华民国”的“国花”,我们当然不承认台湾是“国”,但台湾人也是中国人,他们把梅花看作是“中国人的花”有什么不好(何况那时一种历史沿用呢)?如果我们这边偏偏要把“中国人的花”改成牡丹的话,有利于国家的统一、民族的团结吗?我们干嘛要给世人以台湾的“国花”是梅花、中国的国花是牡丹的感觉呢?如果我们“重定”国花,国际社会会不会误认为我们在认可“两国”?会不会恰恰给台独分子提供了口实?这个危险,不知道党和国家决策层意识到没有。如果不考虑到这一点,偏偏要把国花改成牡丹的话,我们岂不是自找麻烦?岂不是恰恰在为祖国统一大业添乱?

另外,梅花派与牡丹派之争,说到底,是要“国魂”还是要“国色”的问题。改革开放使我们国家越来越富强了,但国人也越来越浮躁了。居安思危应该是中国人永远不能忘记的主题。前些年不是一度改过我们的国歌歌词吗,把“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改成了“开始新的长征”等等,好在国人醒悟得早,又改回来了。牡丹的本质是“富贵”,梅花的本质是“坚强”,时下许多国人过于追求“富贵”,而对中华民族的精神却不那么在意了。这是一个潜在的危险。否定梅花推崇牡丹,与前几年的修改国歌歌词,在思想体系上是一脉相承的,那就是要抛弃“居安思危”四个字。当然,我希望我们国家富强,但国民精神上的富强更重要。一味地追逐物质之富,而忽略精神之强,其后果是可怕的。盛世要想持久,首先要强化国民精神,“康乾盛世”之后的教训我们不该忘记。我认为,如果决策层舍梅花而改定牡丹的话,是对当今人们浮躁思想的迎合,也是对国民精神意识的误导。

先生主张双国花,我也赞成。赞成的原因,是担心梅花“斗”不过牡丹而落选(很显然,牡丹时下有强大势力在“炒”)。梅花的淡定与牡丹的张扬,其本身的“话语权”就是不平等的。我想,先生是为了保住梅花,只好让牡丹与之平起平坐了。中国哲学最讲究中庸,连奥运吉祥物都可以搞五个,国花定两种当然也无可厚非。

先生年事已高,望多保重身体。祝先生健康长寿!

     敬颂

春安!

                                                                    荣  斌

                                                                                 2006、3、26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20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