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开花落

着意寻春未肯香,香在无寻处。

 
 
 

日志

 
 
 
 

何江与《皓月当空》  

2010-01-10 19:53:17|  分类: 其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梅儿

  何江何许人也?

  一墨了然姐姐的公子,应该喊俺阿姨。

  可是他不认识我,我也是只认识他的《遗失的美好》。这篇小说我认真读了,还写了读后感,这对于我这个自由散漫的人来说是罕见的事情。我一向是只看不言。这个读后感很多老朋友应该看过,虽不能穿透作者的思想,但至少是读懂了这一代年轻人后的感叹。

  刚才去一墨姐姐博客看到何江又出新书了,很是高兴。遂在百度搜索了一下,下面是搜到的内容,与大家共享。也算是对姐姐的祝贺!

 

《皓月当空》后记

 

何  江

 

起初来到海南只是为了求学和完成学业,随着时间的推移,开始对海南特有的发配充军文化现象产生了兴趣。在海南,有不少的忠臣名将被发配到这里。唐有李德裕,北宋有苏轼、李纲,南宋有赵鼎、胡铨、李光,明有海瑞等等,他们在海南或多或少的日子里,为这里带 来了中原先进的文化和技术,极大带动了海南的生产。

初次接触到海南的发配文化是在五公祠中参观。五公祠里奉着的是唐卫国公李德裕、宋忠定公李纲、宋中简公赵鼎、宋庄简公李光、宋忠简公胡铨五位德高望重的臣子。中学学历史的时候,一直不喜欢宋朝那段历史,觉得太软弱。可是随着年纪的逐渐增长,逐步地对宋史有了更客观的认识。

就是这样一个偶然的机会使我可以如此接近宋朝的这些个忠臣们。当时,敬佩李纲、惋惜赵鼎之际,我又对胡铨产生了兴趣。巧得很,在我到五公祠前四天,古代文学的老师们刚讲完宋朝爱国词人张元干的那首《贺新郎》。张元干的《贺新郎》本是为胡铨送行所做,老师便顺便讲述了胡铨生平的许多事。所以在到五公祠之前就已经对这位赤胆忠心的臣子充满了敬意。

于是,仗着自己以前曾出版过小说,斗胆拿起笔,想对胡铨进行一番描写。正因为对胡铨满是敬意,所以并不想写成演义或是戏说之类的文章,而是本着绝对的严谨来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刻画出一位在历史中曾真实出现的活生生的人来。正是因为自己力求真实,所以动笔前的大半年时间里,几乎都闷在图书馆里,或是亲身考证包括古崖州和盛德堂遗址等一些胡铨到过的地方,想在其中寻找一些真实的史料。在掌握了大量的史料后,我开始步入写作的正轨。

经过一年的时间,我想,我终于可以对心中那个愿望说——完成了。这一年的时间,我每天都几乎重复着一个状态:白天上课,中午睡觉,下午吃饭,晚上打小说,凌晨5点回宿舍睡觉。周而复始,乐此不疲。本来准备在大二学年结束前完成的,却由于同时写的另外一部校园小说而使时间拖了很久。

在完成这部《皓月当空》的时候,我依然很担心它的历史严肃性。小说毕竟不同于史书,它终究是经过创作与加工的,虽然我尽可能地还原出历史中的胡铨,但难免会有艺术加工的成分在里面。我只能尽最大能力做到这两点:书中的人物名称都有史可考、书中的事情都有据可依的程度。为了最大程度地确保它历史的严肃性,我利用大三一学期的时间多次核稿,务求对得起自己心中那美丽的愿望。

也希望每位看过此书的朋友都会在心中对胡铨有一个全面的认识。

 

何  江

2009年6月于海南三亚

 

 

《皓月当空》精彩节选

 

靖康二年,康王赵构登基,史称高宗皇帝。

那时的琼州由于交通闭塞,人烟稀少,官府疏于管理,于是,这小小的岭南便成赵宋王朝处理“乱臣”的流放地。而这吉阳军之地又是那岭南的最南端,这里原是以黎、苗族居多;其中,黎族又是最众。吉阳军之地远离中原,又有大海相隔,故自刘汉王朝后至赵宋王朝,有“海外荒夷之地”的称呼亦不为过。赵宋王朝的统治者一直把这地方视为那些不臣于王道,不唯王命的“判臣贼子”的理想归地。

时日,吉阳军的官路上,迎来一队人马,由于山路崎岖,众人纷纷牵马而行。队伍之中有一位身材颀长,眉疏目朗,颧骨高耸,两颊清瘦之人。他胸前须髯随风飘动,面有难色,一看便知是位朝中之人。

“大人,我们到了。”旁边的随从对这位大人说。

“这里就是李纲大人提及过的那片赤壤?”这位大人喃喃自语。

“来者可是枢密院编修官胡铨胡邦衡先生?小人孙六在此等候多时了。”一位衙役模样的人在路口恭候。

“正是胡先生,你是什么人?”随队的一名衙役问。

“我家老爷想请邦衡先生过府一叙。”

“你家老爷是……”这位大人挥手打断了衙役的话,“这里已经没有什么枢密院编修官了,在下正是胡铨,却不知阁下家中老爷是?”

“嗯……胡先生只管与小人来就是了,到了自然可知。”

“去是去的,只是,在下乃带罪之身,到此应先见此地官员,行礼、填报后方可,不然,不是要为难这几些个陪同我来的人吗?”胡铨指指身后几个跟随的衙役。

“大人果然体恤下属,不过大人请放心,这吉阳军军令已经被朝廷撤换,新任的吉阳军军令还未曾到,不如几位随来的官人,也一同请到府中一坐,喝几杯淡茶。”那自称孙六的人言道。

“诶,哪有什么大人下属的,在下已经是一罪人,还要劳烦几位差人一道陪同、照应,已是愧不敢当了。”胡铨道。

“哦……这个恐怕不太好吧……既然吉阳军军令还没到,我们也急于回去交差,反正也到了吉阳军,一路上,职位所迫,有什么不当的地方,还望胡先生多多海涵,胡先生的为人我们都是清楚的,不过很多事还是要走个过场,劳烦胡先生把这表单交付新任大人,我们回去后也好有个交代。”刚才问话的衙役拱手说。

“岂敢、岂敢。在下记住便是。”胡铨接过表单。

“那我们就把胡先生托付给您家老爷了,胡先生也多多保重。小人们急于回复交差,不便在此久留。”几名衙役说完后,向孙六和胡铨及其随从一一拱手抱拳道别。

“就此别过,路上颠簸,各位多加小心。”孙六喊道。

“我等知道了。”

“就连押送大人的差役们都对大人如此敬重,若非亲眼所见,小人还对我家老爷的话有所怀疑呢。”见那些衙役走远后,孙六对胡铨道。

“孙先生莫要开口大人、闭口先生了,实在是折煞胡铨了。”胡铨对孙六作揖,“刚才恐有忌讳,不便多问,现可敢问您家老爷大名否?”

“我家老爷您是认得的,再说老爷多次叮嘱小人,不要在外提及他老人家的名号,故不敢直言,还请先生体谅小人难处。”

“也罢,也罢。”

“既然新任大人还没到,不如我等随先生一起到这位朋友所说的地方暂住片刻。”一位身高体壮的大汉背着行李牵着马说。

“这位壮士所言正是,这吉阳军酷热难耐,现在还不到正午,请先生和随行的壮士们一同前往。”孙六一躬到地。

“岂敢、岂敢,胡铨从命便是。”胡铨忙搀起孙六。

“多次听闻先生早时就曾立功于朝廷啊,今见先生气质样貌确比常人神逸非凡啊。”孙六言道。

“惭愧、惭愧啊,那都是多年前的事了,现在老朽了。”胡铨说着,心头却是一热,回想自己被驱逐出朝廷许久,如今还有人记得自己,心里好不感动。可一想到自己现在落魄的样子和从前的意气风发,他不由得心中一阵阵酸楚。

 

绍兴十一年的最后一个月,江南天降大雪,在这烟雨飘荛的江南偶有降雪,一直是被视为祥瑞的,故又有瑞雪之说。可令人不解的是,这场雪下了整整十天十夜。

这十天十夜之后,那如花、如月、如雨、如烟的江南遍地积雪,湖水冻结成冰,天空阴暗得吓人。

江南的百姓们纷纷传说,这雪大得蹊跷,恐怕又是那奸臣秦桧在谋害好人了。谣言未定,一则消息就已经开始传遍大江南北,抗金主力,尽忠尽义的岳飞岳少保被秦桧害死。与他一同被害死的还有长子岳云和部将张宪。 

百姓们无不感到疑惑、诧异。然而,回答世人质疑声音的却只有三个字——莫须有,有识之士们只得对着阴霾的天空大呼:“莫须有,三字,何以谢天下也!”

对上苍疾呼的众人中就有广州一罪臣——胡铨。

又是一封言辞激烈,句句似刀的折子到了秦桧面前,胡铨在奏折中酣畅淋漓地谴责着秦桧阴险毒辣、戕害忠良的种种劣迹。再次请斩秦桧。可惜这奏折还没有到高宗的手里,就被秦桧的门人曹泳扣押。次日曹泳把此奏文亲自送到秦桧府上,秦桧看后拍着桌子大怒道:“好个胡铨胡邦衡!我原想杀你,念众多人的保救,暂将尔放在广州监管盐仓,今日不但不念报恩,反欲害我,我必除之而后快。”说罢,叫人准备笔墨,他来到“一德阁天”下,这“一德阁天”是高宗亲自为秦桧赐书,秦桧命能工巧匠将之制匾,悬在家中天阁之上,这下面的柱子上写着许些个人名,其中就有岳飞。

原来,秦桧每每欲杀一个他觉得必须要杀的人时,就会把他的名字写在这个“一德阁天”下面的柱子上。

他拿好笔,在上面显眼的地方写下“胡铨”二字。然后转身对曹泳说:“胡铨的事以后就交由你去办理吧!哎,悔当初不该听你相告,让胡铨这等小人混入朝廷,险些酿成大祸啊。”

曹泳心中暗喜,低头叩谢回府。回到府中后,曹泳马上提笔拟写一道昭令:“胡铨上书实饰非横议,诏除名,编管新州(今广东新兴)。”

将此昭令写好后,命心腹交到广州太守高镭手上。见心腹走后,曹泳想那新州太守原是秦桧家管家张棣,料想此处应该令宰相满意了,于是他长出口气。数日后,他又来到秦府面见秦桧道已将胡铨贬至新州,他原以为秦桧会大喜,赏赐他些东西。可是秦桧脸一沉道:“你可知我天阁上写的人都是必除之的,纵然现在没有除去,但也要将其编管到更偏僻的地方去,怎么还能留他在广州?”

曹泳大惊,急忙叩首认错,连呼“小人知错、小人知错”。秦桧品着茶,眼睛余光瞥着曹泳道:“那你该知道让他去哪儿了吧。”

“小人知道,小人告退。”曹泳说完转身离开,出了秦府的大门后,他擦擦头上的汗,急忙跑回府中,提笔道:“今尔可择机,拟昭,令胡铨过海,编管吉阳军。以绝宰相之后患。”

写完后,他再令手下人带着书信策马而去。

……

  评论这张
 
阅读(352)| 评论(9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