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开花落

着意寻春未肯香,香在无寻处。

 
 
 

日志

 
 
 
 

【原】老日记8:灵魂所在  

2012-12-27 14:35:3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4年12月21日

 

灵魂所在

 

不知道从哪一天起,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和肉体是分离的。发现这个问题后着实吓了一跳,怀疑可能脑细胞被某种不知名的病毒所侵蚀,就如那场突如其来的“sars”。但静下心来仔细捉摸,好像这种现象不是一天两天了,也不是一年两年了,至少可以追溯到上高中的时候。

 

高二的时候开始文理分班,毫不夸张地说我是个各方面全面发展的好学生,没有偏科。理科老师让我学理,女同学物理数学拔尖的不多,可我偏偏学得不错(当然也就是在我们那个小地方那个破学校论了)。所以我的物理成绩对我们年级那帮经常说女同学年级越高理科越差以及朝思暮想我一夜物理成绩会忽然下降的男生来说一直是个沉重打击。但对下几届的女生来说无疑是一种鼓励。尤其在那个“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年代,我不加思索地选择学理。可话说回来,我对文学的爱好却是根深蒂固的,诱因可能是上小学的时候,妈妈青岛出差回来给我买了两本书《小布头奇遇记》、《木偶奇遇记》当时得到书的高兴劲可以用狂喜来形容。读完这两本书我有了小说梦,在那年寒假里开始写小说《母亲》,记得写了一大本,后来不知道搞哪里去了。加上当时遇到一位有着先进教学理念的年轻语文老师,组建了我区第一个“小记者团”。大概是缘于我当年文章立意的新颖,被在我准备学理没报名的情况下破格任命为总编。这无疑给我的文学梦插上了理想的翅膀,也为我灵魂和肉体的分离埋下深深的祸端。一边在挑灯学着楞次定律、相对论,一边在做着成为鲁迅伴文学斗士的梦,一边在酸溜溜地写着风花雪月的所谓诗。

 

既然学得是理,大学自然是理工专业。班里30多个学生,只有几个女生,整个一个众星捧月。如果不是文学闹得那几年一定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上食堂早点有人替你排队,作业有人乐意替你做,出去搞活动有人帮着提包。那时光总是让人兴高采烈,以至于工作后看到单位那帮一点没有绅士风范的男士就怀念起班里那帮小男生,可当时偏没有把人家的好心当事。错还错在进大学不久我就发现了一本上届学姐学哥编的杂志《红帆船》,一下子勾起了我心头压抑了很久的文学情结。整个一年的时间感觉是着了魔。没想到在这样一所学校竟然有这么多文学素养很高的学生。正所谓臭味相投,我一下子就抛开了所有老乡会、同学间的活动,猫在没人的晚自习室,宿舍的蚊帐里面,开始放飞我的灵魂在字里行间跳跃,甚至上课的时候也会忽然想起一两句,迅速记在随手的课本上、纸条上。那时候我的肉体在学习怎么也搞不清楚的钢结构,画一张张平立剖面图。而我的灵魂飞扬在诗歌的世界里,不可自拔。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8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