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开花落

着意寻春未肯香,香在无寻处。

 
 
 

日志

 
 

朱生豪,世上最会说情话的人: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2014-03-06 11:46:31|  分类: 引用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生豪,世上最会说情话的人: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朱生豪,世上最会说情话的人: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 喵了个咪的 - 喵了个咪的博客
看朱生豪的书信,绝对适合你在寒冬夜读暖如春,被感动到触及灵魂,说不出的好!

如下: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这两天我很快活,而且骄傲。
你这人,有点太不可怕。尤其是,一点也不莫名其妙。”

“不要愁老之将至,你老了一定很可爱。而且,假如你老了十岁,我当然也同样老了十岁,世界也老了十岁,上帝也老了十岁,一切都是一样。”

“我是,我是宋清如至上主义者。”

“要是世上只有我们两个人多么好,我一定要把你欺负得哭不出来。”

“希望你快快地爱上一个人,让那个人欺负你,如同你欺负我一样。”

“但愿来生我们终日在一起,每天每天从早晨口角到夜深,恨不得大家走开。”

“我实在是个坏人,但作为你的朋友的我,却确实是在努力着学做好人。”

“我渴望和你打架,也渴望抱抱你。”

“为什么不来信呢?不是因为气我吧?我所说过的话都是假的,你一定不要相信我。”

“ 聪明人是永不会达到情感的最高度的。”

“心里不痛快的时候,也真想把你抓起来打一顿才好。”

“风和日暖,令人愿意永远活下去。
……
回答我几个问题:
1、我与小猫哪个好?
2、我与宋清如哪个好?
3、我与一切哪个好?
如果你回答我比小猫比宋清如比一切好,那么我以后将不写信给你。"

“我只愿意凭着这一点灵感的相通,时时带给彼此以慰藉,像流星的光辉,照耀我疲惫的梦寐,永远存一个安慰,纵然在别离的时候。”

“我爱你也许并不为什么理由,虽然可以有理由,例如你聪明,你纯洁,你可爱,你是好人等,但主要的原因大概是你全然适合我的趣味。因此你仍知道我是自私的,故不用感激我。”

“我愿意懂得‘永恒’两字的意义,把悲壮的意义放入平凡的生活里,而做一个虔诚的人。因我是厌了易变的世事,也厌了易变的自己的心情。”

“我一天一天明白你的平凡,同时却一天一天愈更深切地爱你。你如同照镜子,你不会看得见你特别好的所在,但你如走进我的心里来时,你一定能知道自己是怎样好法……”

“以前我最大的野心,便是成为你的好朋友;现在我的野心,便是希望这样的友谊能持续到死时。谢谢你给我一个等待。做人最好常在等待中,须是一个辽远的期望,不给你到达最后的终点。但是一天比一天更接近这目标,永远是渴望。不实现,也不摧毁。每发现新的欢喜,是鼓舞,而不是完全的满足,顶好是一切希望化为事实,在生命终了的一秒钟。”

“你不懂写信的艺术,像‘请你莫怪我,我不肯嫁你’这种句子,怎么可以放在信的开头地方呢?你试想一想,要是我这信偶尔被别人在旁边偷看见了,开头第一句便是这样的话,我要不要难为情?理该是放在中段才是。否则把下面‘今天天气真好,春花又将悄悄地红起来’二句搬在头上做帽子,也很好。‘今天天气真好,春花又将悄悄地红起来,我没有什么意见’这样的句法,一点意味都没有;但如果说‘今天天气真好,春花又将悄悄地红起来,请你莫怪我,我不肯嫁你’,那就是绝妙好辞了。如果你缺少这种poetical instinct,至少也得把称呼上的‘朱先生’三字改做‘好友’,或者肉麻一点就用‘孩子’;你瞧‘朱先生,请你莫怪我,我不肯嫁你’这样的话多么刺耳;‘好友,请你莫怪我,我不肯嫁你’,就给人一个好像含有不得不苦衷的印象了,虽然本身的意义实无二致;问题并不在‘朱先生’或‘好友’的称呼上,而是‘请你莫怪我……’十个字,根本可以表示无情的拒绝和委婉的推辞两种意味。你该多读读《左传》。 ”

“我并不愿自拟为天才(实在天才要比平常人可怜得多),但觉得一个人如幸而逢到一个倾心相交的友人,这友人实在比全世界可贵得多……如果我有希望,那么我希望我们不死在同一空间,只死在同一时间。”

“我们都是世上多余的人,但至少我们对于彼此都是世界最重要的人。”

“我想作诗,写雨,写夜的相思,写你,写不出。”

“我想要在茅亭里看雨、假山边看蚂蚁,看蝴蝶恋爱,看蜘蛛结网,看水,看船,看云,看瀑布,看宋清如甜甜地睡觉。”

“我找到了你,便像是找到了我真的自己。如果没有你,即使我爱了一百个人,或有一百个人爱我,我的灵魂也仍将永远彷徨着。你是unique的。我将永远永远多么多么的欢喜你。”

“要是你真比我大,那么我从今后每年长两岁,总会追及你。”

“凡未认识你以前的事,我都愿意把它们编入古代史里去。 你在古时候一定是很笨很不可爱的,这我很能相信,因为否则我将伤心不能和你早些认识。我在古时候有时聪明有时笨,在第十世纪以前我很聪明,十世纪以后笨了起来,十七八世纪以后又比较聪明些,到了现代又变笨了。”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有一次我梦见宋清如,她开始是向我笑,笑个不住,后来笑得变成了一副哭脸,最后把眉毛眼睛鼻子嘴巴都笑得变动了位置,最后的最后满面孔都笑得面目模糊了,其次的最后脸孔上只有些楔形文字,这是我平生所看见的最伟大的笑。 我真爱宋清如。”

“我愿意舍弃一切,以想念你终此一生。”

“阿姐:
不许你再叫我先生,否则我要从字典中查出世界上最肉麻的称呼来称呼你。特此警告。”

“酒面扑春风,泪眼零秋雨,过了别离时,还解相思否。”

“你总有一天会看我不起,因为我实在毫无希望,就是胡思乱想的本领,也比从前差多了。”

“我不很快乐,因为你不很爱我。但所谓不很快乐者,并不等于不快乐,正如不很爱我不等于不爱我一样。”

“我愈是成为博爱的自我,我愈是发疯地仇视它。”

“对于你,我希望你能锻炼自己,成为一个坚强的人,不要甘心做一个女人(你不会甘心于平凡,这是我相信的),总得从重重的桎梏里把自己的心灵解放出来,时时有毁灭破旧的一切的勇气,耐得了苦,受得住人家的讥笑与轻蔑,不要有什么小姐式的感伤,只时时向未来睁开你的慧眼,也不用担心什么恐惧什么,只努力使自己身体情感各方面都坚强起来,我将永远是你的可以信托的好朋友,信得过我吗? ”

“每天每天你让别人看见你,我却看不见你,这是全然没有理由的。 ”

“总之你是非常好非常好的,我活了二十多岁,对于人生的探讨的结果,就只有这一句结论,其他的一切都否定了。当然我爱你。”

“不要自寻烦恼,最好,我知道你很懂得这意思。但是在必要的时候,无事可做的时候,不那样心里便是空虚的那样的时候,何不妨寻寻烦恼,跟人吵吵闹闹哭哭气气都好的,只不要让烦恼生了根。”

“只有你好像和所有的人完全不同,也许你不会知道,我和你在一起时较之和别人在一起时要活泼得多。与举世绝缘的我,只有你能在我身上引起感应。”

“傻瓜,我爱你。”

“在此刻,我们的处境很有些相仿,我们的家庭方面都在盼望我们赶快结婚,而我们自己都在托辞敷衍着。关于我自己,我抱着不结婚的理想,少说些也已有五六年了,起初还只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的诗意的想头,伴着对于现社会婚姻制度的不满,而近年来生活的困苦的暗影更加强了我的决心。姑母他们以为我现在不愿结婚是有所期待,或者因为嫌现在收入菲薄,要等经济方面有恃无恐后再说,因此倒是相当地嘉许我。但我如说出永远不结婚的话来,她们便要说我是傻子,而且也不肯相信(按照我们的道德的逻辑,你不娶妻生子,父母生下你来做甚么?……),然而我自己相信我是聪明的,虽然未免偷懒规避了‘人生的义务’……关于你,那么似乎你的理由只是怕和平常女人陷于同样命运之故,然而这并不是怎么充足的理由,因为命运的平凡不平凡和婚姻并无绝对的关系,真是一个能够自己有所树立的女子,那么虽结了婚也不妨害她为一个不平凡者。不然的话,你能说一般的独身妇人比结婚者的命运更可傲些更幸福些吗?多分是反而更悲惨些……”

“好像是你,又好像是别人,把一些专职的女巫带到了我这里。像说胡话一般,我反复地念叨着两个字,我和你。”

“我想婆婆,婆婆一定不想我。”

“我宽宥你过于皇上的大赦,当你娇嗔过分等等时,我宽宥你像重复追问之人的不明白。 ——我对你的态度。”

“今天宋清如仍旧不给信我,我很怨,但是不想骂她,因为没有骂她的理由。
今天中午气得吃了三碗,肚子胀得很,放了工还要去狠狠吃东西,谁教宋清如不给信我?”

“写一封信在你不过是绞去十分之一点的脑汁,用去两滴眼泪那么多的墨水,一张白白的信纸,一个和你走起路来的姿势一样方方正正的信封,费了五分钟那么宝贵的时间,贴上五分大洋吾党总理的邮票,可是却免得我食不甘味,寝不安席,无心工作,悲观厌世,一会儿恨你,一会儿体谅你,一会儿发誓不再爱你,一会儿发誓无论你怎样待我不好,我总死心眼儿爱你,一会儿在想象里把你打了一顿,一会儿在想象里让你把我打了一顿,十足地神经错乱,肉麻而且可笑。你瞧,你何必一定要我发傻劲呢?就是你要证明你自己的不好,也有别的方法,何必不写信?因此,一、二、三,快写吧。”

“说,愿不愿意看见我,一个礼拜之后?……让我再做一遍西湖的梦吧,灵峰的梅花该开了哩。你一定来闸口车站接我,肯不肯?我带巧格力你吃……”

“有闲生活和龌龊的小弄崎岖的街道,都是我所不能惬意之点。但(苏州和常熟)两地山水秀丽,吃食好,人物美慧,都是可以称美的地方。如果两地中我更爱常熟,那理由当然你明白,因为常熟产生了你。”

“今天我有点忧郁,我以你的思忆祛去一切不幸的感觉。”

“大半段的生命已经这样完结了,怎么还经得起零星的磨蚀呢?”

“我心里很苦,很抑郁,很气而不知要气谁,很委屈而不知委屈从何而来,很寂寞,生活的孤独并非寂寞,而灵魂的孤独无助才是寂寞。我很懂得,寂寞之来,有时会因与最好的朋友相对而加甚。实际人与他朋友之间,即使是最知己的,也隔有甚遥的途程,最多只能如日月之相望,而要走到月亮里去总不可能,因为在稀薄的大气之外,还隔着一层真空。所以一切的友谊都是徒劳的,至多只能与人由感觉而生的相当的安慰,但这安慰远非实际的,所谓爱仅是对影子的追求,而根本并无此物。人间的荒漠是具有必然性的,只有苦于感情的人才不能不持憧憬而生存。愿你快乐,虽我的祝福也许是无力而无用的。 ”

“我们的性格并不完全一致,但尽有互相共鸣的地方。我们的认识虽是偶然,我们的交契却并非偶然。凭良心说,我不能不承认你在我心目中十分可爱,虽我对于你并不是盲目的赞美。我们需要的是对于彼此弱点的谅解,只有能互相谅解的人,弱点才能变得并不可靠,甚至于反是可爱也说不定。
除非我们在自己心理的矛盾下挣扎着找不到出路,外观的环境未必能给我们的灵魂以任何桎梏。”

“我想像有那么一天,清如,我们将遇到命定的更远更久长更无希望的离别,甚至于在还不曾见到最后的一面,说一声最后的珍重之前,你就走了,到不曾告诉我知道的一个地方去。你在外面得到新奇和幸福,我则在无变化的环境里维持一个碌碌无奇的地位。那时我相信我已成为一个基督教徒,度着清净的严肃的虔敬的清教徒的独身生活,不求露头角于世上,一切的朋友,也都已疏远了。终于有一天你厌倦归来,在欢迎你的人群里,有一个你几乎已不认识了的沧桑的面貌,眼睛,本来是干枯的,现在则发着欢喜的泪光,带着充满感情的沉默前来握你的手。你起始有些愕然,随即认识了我,我已因过度的欢喜而昏晕了。也许你那时已因人生的不可免而结了婚,有了孩子,但这些全无关系,当我醒来的时候,是有你在我的旁边。我告诉你,这许多年我用生活的虔敬崇拜你,一切的苦难,已因瞬间的愉快而消失了,我已看见你像从梦中醒来。于是我死去,于你眷旧的恋念和一个最后最大的灵魂安静的祝福里。我将从此继续生活着,在你的灵魂里,直至你也死去,那时我已没有再要求生存的理由了。一个可笑罗曼斯的构想吗? ”

“我知道寂寞是深植在我们的根性里,然而如果我的生命已因你而蒙到了祝福的话,我希望你也不要想象你是寂寞的,因为我热望在你的心中占到一个最宝贵的位置。我不愿意有一天我们彼此都只化成了一个记忆,因为记忆无论如何美妙,总是已经过去已经疏远了的。你也许会不相信,我常常想像你是多么美好多么可爱,但实际见了你面的时候,你更比我的想像美好得多可爱得多。你不能说我这是说谎,因为如果不然的话,我满可以仅仅想忆你自足,而不必那样渴望着要看见你了。”

“心里说不出的恼,难过,真不想你这样不了解我。我不知道什么叫作配不配,人间贫富有阶级,地位身份有阶级,才智贤愚有阶级,难道心灵也有阶级吗?我不是漫然把好感给人的人,在校里同学的一年,虽然是那样喜欢你,也从不曾想到要爱你像自己生命一般,于今是这样觉得了。我并不要你也爱我,一切都出于自愿,用不到你不安,你当作我是在爱一个幻象也好。就是说爱,你也不用害怕,我是不会把爱情和友谊分得明白的。我说爱,也不过是纯粹的深切的友情,毫没有其他的意思……如果我是真心的喜欢你(不懂得配与不配,你配不配被我爱,或我配不配爱你),我没有不该待你太好的理由,更不懂得为什么该忘记你。我的快乐即是爱你,我的安慰即是思念你。你愿不愿待我好则非我所愿计及。”


替丈夫朱生豪
还愿的宋清如 

朱生豪,世上最会说情话的人: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 喵了个咪的 - 喵了个咪的博客
 

提起莎士比亚剧作的汉译,就无法避开译作者朱生豪先生。朱生豪付出毕生的才华专译莎剧,他的译文流畅而精彩,语言丰富而典雅,至今仍是译莎的翘楚。

但是,宋清如,这个朱生豪背后的女人,恐怕知晓的人并不多。朱生豪生命非常短暂,他在贫病交加中英年早逝,无论他生前还是逝后,他的夫人宋清如都在他事业中起着巨大作用。

宋清如生于民国初年,常熟人,她家境殷实,幼年接受私塾启蒙,少女长成,进了苏州女中,又如愿考进之江大学。那个时代的女性,被几千年来礼教憋坏了,民国建立,挣脱了封建压抑,读书情结一旦爆发,像火山,挡也挡不住。

宋清如走出闺阁,短发素衣在民国校园里穿行,她的求学,是宁愿不要嫁妆,决然退婚而争取来的。初入校门她便显示出我行我素的一面,虽家道殷实但衣着朴素,认为女性穿着华美是自轻自贱。

她不仅如饥似渴地读书,还自由恋爱。在大学的之江诗会上,宋清如认识了她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嘉兴人朱生豪,两心碰撞淬发火花,他俩恋爱之火燃烧绵长,书笺往来,纸上传情的进程,达十年之久。

让她付出惊天动地爱恋的男子朱生豪,是一个天性腼腆,讷言拙语的文弱书生,也是极为聪慧的文学才子。十年挚情传书,十年相爱升华,他们终成眷属,我见过他们新婚合影,宋清如短发飒爽,幽雅娴静,气质可人。

婚后,朱生豪才气更彰,一心沉浸在译莎事业中,而宋清如不再读书写诗,她甘为家庭主妇,帮工做衣,补贴家用,为一日三餐奔走。在答友人询问时,她淡淡地说婚后的日子是“他译莎,我烧饭”。

其实,她还充当先生译作的第一读者、校对和欣赏者。然而,万分可惜可叹,宋清如这样的角色也没担当长久,结婚两年后,一个冬日午后,朱生豪因肺结核等多症并发骤然而逝,留下孤儿寡母及未竟的译莎事业。这一年,宋清如33岁。

原本准备为朱家做一生主妇的宋清如,直面朱生豪给她留下31种、180万字未曾出版的莎剧手稿,还有他们嗷嗷待哺的幼子。痛定之后,她意识到作为遗孀应负的使命。于是,她把对朱生豪的哀思,化为了却亡夫未竟事业的动力,她要赶紧做丈夫没有来得及做的事。

自此,她关闭了心扉,牺牲自己“琼枝照眼”的文采,不再写她擅长的意象诗,她要替夫还愿,走到朱生豪的世界里,她的后半生是在抄录、整理、校勘和出版朱生豪遗作译稿,并抚育儿子朱尚刚中度过。

朱生豪生前几乎不为人知,宋清如作为他背后的女人,替夫还愿,她为丈夫翻译的莎士比亚作品,完成了整理、校勘和出版工作,朱生豪译的莎士比亚的喜剧13部、悲剧10部、传奇剧4部和历史剧4部,是在他逝世后由上海世界书局出版。

新中国成立后,朱译《莎士比亚戏剧集》由作家出版社出版,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莎士比亚全集》,收录的朱译3l部剧本。这些,均出自宋清如的勘定稿。朱生豪生前寂寂,死后昭昭,是宋清如让他精神魂魄重生。

民国间,有这样气节的女子大有人在,如一向豪奢惯了的陆小曼,在徐志摩逝世后缟素终身;徐悲鸿的遗孀廖静文,一辈子守护徐的遗产,亲自组建徐悲鸿纪念馆。这样的女子,还真值得今日女人,包括一些“白骨精”们欣赏和钦佩。

宋清如有过一段很少被外人所知的短暂情史,她不无畏惧地做了未婚妈妈,生育一女。但是,终其一生,宋清如对朱生豪的哀思几乎成了唯一的主题,她在漂泊三十余年,在67岁时,回到嘉兴南门丈夫的朱氏老宅。她的小屋墙上挂着朱生豪炭画像,她睡的床就是朱生豪曾经睡过的,沉淀许久的情事勾起涟漪,在她心头泛起。

这间古旧的小屋里,保存了她与朱生豪交往的大量书信。她原打算在临死之前将其付之一炬,后经朋友力劝,宋清如编写了《寄在信封里的灵魂》。

但这本书里只收入朱生豪给她的信,而宋清如的书信和文稿在“文化大革命”抄家中尽毁,世人永远也无法看到这位现代意象派女子的诗文酬唱,领略这位恋爱中女子的风采。这不能不说是很大的遗憾。

1997年,宋清如寂然逝世,在与朱生豪生离死别整整53年后,他们在天国团聚。因朱先生墓已毁于文革,所以她只能和《莎士比亚全集》,以及依附朱生豪灵魂的信札一起下葬。

如同一首诗,一支歌,这两个人的魂灵在晨昏或寂夜的雨声里失眠或入梦。

(冯慧莲)

1942年,朱生豪与宋清如的结婚照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