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开花落

着意寻春未肯香,香在无寻处。

 
 
 

日志

 
 
 
 

[原]心若流云不沾风  

2015-08-11 17:06:3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若流云不沾风

/梅儿

这个夏天张家口的草原天路被炒得火热,比天上的太阳还热。坐在家里看着微信朋友圈堵车的图片发呆,这挂在蓝天白云间的天路咋的就变成停车场了呢?估计那片弥漫着新松针气息的草坡也变成垃圾场了。人啊,人,大自然会如何厌恶你呢。

前几天在北京逗留了两三天,遭遇大暴雨。在高架桥下躲避触目惊心,东西南北风刮的水雾缭绕人仰马翻,脚下的干地儿渐渐被侵蚀,且无停的迹象。遂决定涉水逃回酒店,一路水没脚踝,皮鞋进水咯吱咯吱叫着,伞在风中如破布般摇摆扭曲。一阵大风吹来,我与女儿依偎着狂呼乱跑,狼狈不堪。回到房间衣衫俱湿,相视忽然开怀大笑,刚才雨中的一幕变得那么有趣味。

在北外校园内外溜达,发现有些围墙上爬满蜗牛,北京还是很潮湿的哦,生态蛮自然有趣。附近一个酒店大门前有一曲桥,桥下一泓绿水,蜻蜓(我老家叫大篮儿,不知道是不是这两个字)飞舞,好久没见过蜻蜓点水双双连飞的图画了,恍入童年的院子里,套大篮儿套蝴蝶的时光。

临回来的下午没事与两个大闺女去逛中关村图书大厦,由于第一天皮鞋被水浸过卡脚打泡,被她们安排在一宽敞地儿席地而坐。坐下后发现周围全是很正规的大书,似乎与我的兴趣距离太大,沮丧。在百无聊赖中巡视伸手所及范围无数遍后,觉得一本《我想知道的西方文学》可以一看。翻几页发现原来蛮不错,没那么想像的古板严肃。从神说开来,我便走入了一个覆灭重生又被毁灭又再生的世界。让我想起那些地球上很多现在人类不太可能创造的遗迹,高大的石柱群什么的。我一直相信人类一定如韭菜般,割了一茬又生一茬,可能传说也是一种口口相传的真实历史的夸张吧。一个小时后两闺女返回来看老妈老姑,发现本老太太眼冒金光,精神矍铄,完全不是来时的萎靡状,似乎得了宝贝。购书回巢,被两闺女称为文艺女青年。

不管是天路还是蜗牛,都给我或长或短的感动,一个冬奥会把张家口和北京联系起来,因为崇礼的冰雪。听说就在我躲在北京的高架桥下避雨的时候,崇礼下雪了,八月的雪。白白的雪粒铺在绿绿的草地上,让再不爱大惊小怪的人都无法淡定。大自然,你是在向世界证明什么吗?你还是在用实际行动支持曾经自信心尽失的张家口,一个打碎牙往肚里咽的粗犷的汉子。说起申奥成功,总是有股热流冲向胸口和眼眶,不光是激动不光是喜悦,是憋屈了太久的一种释放,苦尽甘来的感觉,外人体会不到。

先有了这篇文章的题目,然后有了这些个文字,信手捻来,没有修饰。不知道是否文不对题,我喜欢心若流云不沾风的潇洒,不忍割舍,就顺其自然吧。本来想写写老快,留待下篇吧。

  评论这张
 
阅读(381)|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